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dsgsz

谦冲自牧 恬然自安

 
 
 

日志

 
 
 
 

拆分中石油  

2013-11-04 02:36:38|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源改革每年都在讲,变来变去,无非是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业内人看奶酪。但这次,或许是真的必须要动真格了!

  最近的这份383改革方案,再度将舆论的视线牵引到能源改革的方向上,业界开始不断有拆分中石油的声音,并且毫无例外的将重点放在石油管网业务的分离上,无论是前期中石油贪腐案的爆发,还是当前的383改革方案,拆分思路莫不如此。这也是促进天然气价格改革的关键步骤,让老百姓享受到市场化供应低价天然气的利好改革路径。

  为什么业界一定要以拆分的形式来打破垄断,又为什么将开刀祭旗之作瞄准了管网业务呢?

  中石油现在是目前三桶油中唯一没有实施管网分离改革的企业。以天然气业务为例,目前,中国城市天然气价格包括出厂价、管输价、城市管网价三部分。出厂价加管输价形成门站价。按照加权平均法方案,包括存量气源、新增气源、进口气源等不同来源的价格、管输费等会通过相关的方式进行加权平均,然后由国家发改委制定一个门站的销售指导价格。这也是考虑到中国各种气源不同造成的定价混乱的一种解决方式。

  但由于目前的中国燃气行业,管输部分由中石油控制,而中石油几乎垄断了中国的陆地天然气开采,并且从西亚、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也由中石油承担,因而中国城市天然气构成的三个部分中两个部分被中石油把控。

  这就意味着,正在推行的天然气价改将举步维艰。天然气价改的最终目的是要与国际接轨,但价改的核心部分都绕不过中石油。还能如何价改?若是把管道独立出来,价改将会更加容易。要不然只会出现前几年中石油以亏损为口号限气,倒逼政府涨价的先例。

  所以本质上是这样的,正是上下游兼备,中石油在能源领域的地位,与参股并购下实现了全产业链延伸的国家电网非常相似。中石化和中海油作为另外两桶油,其实影响力根本难以与中石油相提并论。

  管网设备的建设和运营本身具有极高的垄断属性,特别是在拥有中石油这个大佬做背景之后更是进一步明显,而这种属性又会反向强化中石油的话语权。这种纵向垄断的模式,彻底限制了行业竞争的出现,让中石油在一家独大的同时,极大地遏制了商业化模式下的行业进步。煤制气、煤层气等非常规天然气的商业化生产都从中受到阻碍。许多非常规天然气生产企业都有过这样的遭遇,天然气已经投产,但是面临无管道可输的局面,最为明显的例子,就是大唐国际在内蒙古的煤制气项目——一年前早已具备生产条件,无奈管道铺设滞后,管输费谈判也屡拖不决。

  可以这么说,中石油在天然气网管方面的垄断程度,超出中国任何一个企业在任何一个行业的垄断程度。

  可以想像,如果管网分离,对于现行的油气行业开放是非常有利的。除了市场定价机制可以完善之外,引入民间资本也会很有用。美国为什么在页岩气领域能成功?一个重要基础便是天然气生产和管道运输系统完全分离。管输平台的公平化和透明化,从而使得各方资本都涌入这一领域进行投资。

  当然会有不少声音认为管网行业的前期成本巨大,刨除中石油之外,民间资本难以接手这种工程。然而事实上,我们看到的问题却是,在上下游一体化的情况下,管网业务真实的盈利水平根本无从知晓,甚至其存在本身对于中石油的意义甚至是超出盈利范围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383方案同时推动的直购电是另外一个改革的重头戏。而此前之所以国家直购电难以推广,本身就在于国家电网的阻挠。原因很简单,如果分离发电和输电业务,那么国家电网的存在价值将与站岗收过路费的高速收费站无异,其存在价值和话语权将受到巨大的打击。中石油也是如此。之所以在构建上下游一体化的天然气产业链,就是要在能源领域形成独立王国,在这种环境下,将垄断带来的优势最大化。

  从国际上看,这种拆分实际上也不乏先例,以美国为例,同样作为能源需求大国的美国也有过类似中国的境遇。1870年在俄亥俄州创建的标准石油公司,到1879年底已控制了全美90%的炼油业,1890年垄断了美国95%的炼油能力、90%的输油能力、25%的石油产量。

  而紧随其后,美国政府的反应干脆利落——1890年,美国参议员谢尔曼促成国会通过了旨在反对威胁市场自由竞争的法案,即《谢尔曼法》。1892年,标准石油公司被俄亥俄州法院下令解散,标准石油公司将重心转移到新泽西州。1906年,美国联邦政府起诉标准石油公司。1911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定标准石油公司存在垄断,最终标准石油公司被下令解散,分解成30多家分公司。

  美国的先例具有较强的指导意义,而这也符合当前中国的经济发展需求。李克强总理曾说要“优化存量利益”,我想国企就是一块巨大的、可拿来优化的存量利益。优化之后,既不减少国有资产,也不减少税收,唯一调整的是不同部门之间的利益。这也是改革的最大阻力源。

  从这个角度来说,讨论中石油如何拆分或许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新一届政府成立以来,“优化存量利益”、“释放改革红利”的一个重要步骤。所有的一切,我们可以在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中得到答案,作为国企领头羊的中石油拆分与否,要等待改革方案揭晓的时刻。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