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dsgsz

谦冲自牧 恬然自安

 
 
 

日志

 
 
 
 

女王的酒商  

2014-12-08 11:47:02|  分类: 美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每年都有那么两三次机会和英国两家历史最悠久葡萄酒公司的掌门人一起,花一个上午的时间到白金汉宫(Buckingham Palace)地下酒窖为女王选酒。两位执掌此事的名家分别是珍宝集团 (Justerini & Brooks)的休?布莱尔(Hew Blair)以及贝瑞兄弟(Berry Bros & Rudd)的西蒙?贝瑞(Simon Berry)。这两间声名显赫的公司在圣詹姆斯街(St James’s Street)隔街相对,与皮卡迪利(Piccadilly)大街近在咫尺,他们暗自开足马力,争相从名商巨贾和嗜酒之人的口袋里攫取更多的利润。在过去的两百多年里他们以英国本土为主战场,而如今建制精良的销售团队可能已经在抢夺香港和新加坡的订单了。

作为家族企业的贝瑞兄弟一向以创新者的形象示人,公司在东京设立了分部,使其与设于都柏林(Dublin)和希斯罗(Heathrow)的前哨守望相助。它不仅是英国首家在“数字史前时代”的1994年投资创建了详细而全面的官网并由此建立起精品酒在线交易平台的酒公司,还是一家成就卓著的书籍(包括电子书)出版商,并且办有葡萄酒学校。该公司还在距圣詹姆斯宫(St James’s Palace)仅一步之遥的地方置有一处物业,最近重新装修成为一个颇富情调的酒窖,作为商务活动场所来经营。

珍宝为自己的稍显传统而颇感自豪,这一点有些令人费解,因为珍宝本就为帝亚吉欧(Diageo)集团所有,不过是与百利(Baileys)、花山(Blossom Hill)和金雀(Piat d’Or)齐名的姐妹品牌罢了。布莱尔自己都坦承这个公司有点像个商业异类:“帝亚吉欧集团99%的员工都不知道我们的存在。不过给我们供货的卖家对我们的付款能力却毫不怀疑。”想来帝亚吉欧最看重珍宝的便是珍宝苏格兰威士忌(J&B Scotch whisky )的英国皇家授牌。珍宝和布莱尔在苏格兰地区可谓实力雄厚,常驻苏格兰的布莱尔于1985年就已成为皇家弓箭手连(英国女王仪仗队)的成员之一。他的家位于苏格兰边区,有一英里长的立德河(the River Leader)环绕这里,所以他“遛狗的时候还能顺便纵马驰骋一番。”

在珍宝的新酒客户品鉴会上,如果能看到布莱尔身着条纹上衣,挺起胸膛小心翼翼地公布价值数百万英镑的全部订单总金额,那就意味着他的生意进行得挺顺利。这种如今在英国已成惯例的酒类销售方式,最早为布莱尔在1992年出售1990年份的勃艮第(Burgundy, Bourgogne)酒时首次使用。珍宝公司2009年份波尔多(Bordeaux)葡萄酒的销售额几乎达到了两千万英镑,近期勃艮第的订单总额已经与波尔多不分伯仲。布莱尔同时也宣称公司的营业额保持着继续攀升的势头,而珍宝的雇员总数不过区区五十人,贝瑞兄弟则在全球有三百名员工。

布莱尔的精明是出了名的,而贝瑞兄弟的大方也是尽人皆知:这个公司不但友善地赞助了难以计数的慈善团体,不知疲倦地在董事会议室里迎来送往,还特别积极地支持有关酒类交易和戏剧方面的好点子和好项目。

2014年是布莱尔到珍宝的第四十个年头,西蒙?贝瑞(Simon Berry)的资历比布莱尔少了十年左右,加入到自己父亲的公司之前,他先是在一些法国酒窖进行了实习。对零售价格不敏感的布莱尔,最快乐的就是在酒品采购的第一线工作;贝瑞的职责主要是为公司的发展掌舵领航,因此自己雇佣了八位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去帮他做采购。布莱尔有理由为自己逐渐建立的产品系列感到骄傲,其中有些还是他苦追多年才终于斩获的精品。“我那个当过施福高地(Seaforth Highlanders)兵团将军的舅舅说过,花在侦察上的时间是不会白费的。”也许布莱尔的初恋是波尔多和勃艮第,但是他还收集了一批令人艳羡的德国和皮埃蒙特(Piemonte, Piedmont)产区出品的顶级酒。他的继任——采购总监吉尔?伯克-嘉弗内(Giles Burke-Gaffney)很乐于看到自己的导师被巴罗露(Barolo)顶级酒庄的庄主们热情簇拥时表现出的局促不安。属于珍宝集团的勒桦庄园(Domaine Leroy)和里杰贝莱尔伯爵(Comte Liger-Belair)在勃艮第产区尽人皆知,而为了成为波美侯(Pomerol)的两大宝贝——花庄(Ch?teau Lafleur)和柏图斯庄园(Petrus)在英国的联合经销商,布莱尔肯定也大费了周章。对于这些超高端级别品酒的出品人来说,最大的难题是如何跳过中间商环节而直接将酒送到喝得起这些酒的买家的酒窖里。布莱尔出名的手段是开出一张客户列表,从而拿下一个供应商。“他们(那些供应商)喜欢新贵。”他深信不疑地对我说。我好奇的是珍宝的订单名册里有多少是伦敦的新贵们贡献的。“有一些客户,他们(他停顿了一下)很国际化。”他小心翼翼地回答,“他们在伦敦置有房产。我们偶尔会把酒送到希斯罗机场或是客人的专用车道。有些客户还会按照我们品鉴会的档期审慎地安排他们和伦敦金融界的会晤时间。”

   珍宝的财务状况深潜在帝亚吉欧的账目里,以致业界同行对其销售业绩难以了如指掌。不同于珍宝,贝瑞兄弟的收入状况从来都是公之于众,但因年景的不同,同行们的腔调要么拈酸吃醋,要么幸灾乐祸。最近贝瑞兄弟与其香港的合作伙伴闹僵一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而其家族成员委员会凌驾于公司管理层之上的做法可能也不会得到那些吹毛求疵的管理顾问们的认同。但是纵观贝瑞兄弟,其经济实力之强就是兼并四个英国最活跃的酒类进口公司也不会费吹灰之力。几个与我同辈的精明酒商当初想要把生意转手的时候,都会不约而同地去求助于西蒙贝瑞。

         这边贝瑞兄弟在贝辛斯托克(Basingstoke)建了一座宽敞开阔的现代化仓库为顾客贮存佳酿,此举也算是开辟了新天地(意指该公司的宣传口号“咱们汉普谢郡的酒窖(our Hampshire cellars)”),那边的珍宝和众多的同行一样,都在使用位于威尔谢郡(Wiltshire)的专家级地下精品酒窖。布莱尔号称业界只有含他在内的两家酒商可以做到不在托盘而是在每只酒箱上标号,以避免葡萄酒所有权引起的任何纠纷。这是布莱尔这些年向我无意中透露的小道消息之一,而白金汉宫的酒窖就是透露这些小道消息的主要场所。

文章来自金融时报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