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dsgsz

谦冲自牧 恬然自安

 
 
 

日志

 
 
 
 

德国为何是比美国更一流的国家?  

2014-08-12 11:57:36|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的保守主义者几乎一边倒地仇恨足球。《华尔街日报》在世界杯期间还发表一篇文章,称足球在美国只能热闹一时,大联盟的上座率现在达到1.8万,已经到顶,不再可能有突破了。他们不能想象为足球疯狂的美国。

         不过,万事都有例外。《纽约时报》的保守派专栏作家DavidBrooks就是个异类。他同样是个不懂球的人。但在世界杯决赛前夜发表了一篇相当有趣的文章,综合了不少研究和评论,讨论足球的生活寓意。

         David Brooks是我相当喜欢的保守派作家,1961年出生,和我是同龄人,追踪他已经有十几年了。他属于温和的保守派,比较知识分子型,其言论和草根保守派那种大老粗式的煽情形成鲜明的对比,思想也比较开放,能够感受到时代的新变化和挑战,有针对性地调整保守主义的信条。

        比如,在布什任上,他曾提出“大政府保守主义”,称如今共和党越来越以中下层白人为社会基础,而这些人都需要社会福利的支持。布什口口声声减税、小政府,实际则扩大了政府的规模。因为他无法忽视自己选民的福利要求。在DavidBrooks看来,共和党在这个问题上,不能总保持说一套作一套的双重人格。

         “大政府保守主义”当然有政治战略之不得已,但也体现了一些保守派人士在政治哲学上的探索。Brooks认为保守主义那种极端个人主义已经走向穷途末路,有效的政府乃社会之必需。

          2008年大选前,他率先出来呼吁奥巴马参选,奥巴马在电视上也表示自己对他的呼吁感到很受抬举。可见,Brooks是位能够跨党派、超越意识形态成见的人。

         他直言:自己在《纽约时报》上的专栏,读者多是自由派人士。试图说服那些和自己意识形态不同的人,当然必须要求体会和理解对方的立场。否则就是对骂,而不是对话。在足球的问题上,他几乎背叛了保守主义的立场。

          象AnnCoulter这种愤青式的保守派,上来就拿棒球和足球比:棒球是个人主义的运动,击球手一个人站在那里,一切全靠自己,队友根本帮不上忙。足球则是你一脚、我一脚地传来传去,只有集体没有个人,属于共产主义。DavidBrooks则针锋相对,称足球其实更能贴切地反映生活。

         他指出,棒球虽然是集体项目,但结果基本上是个人表现的简单积累:大家轮流上场,击球、掷球、跑垒。最终每个人的得分加起来就可以论胜负。每个人都必须完全独立的完成自己的职能。足球恰恰相反:除了点球等例外,几乎没有一个职能是纯粹个人的。

         足球的要旨在于占据和控制场上的空间。你得到球后,你的队友必须迅速跑动形成某种阵形,给你提供某种空间结构,使你有了几项选择。同样,对手会相应地移动,形成一种防御结构,封杀你的选择。触球首先不是被触球的队员所界定,而是被队友所创造的空间结构所界定。

          在这个意义上,足球是非常纯粹的集体项目,因为每个队员必须理解这样的结构,必须知道怎么给本队创造这样的结构。德国7比1胜巴西就是一例。巴西也许有更优秀的队员,但德国队控制了场上的空间结构。其实后来德国战胜阿根廷夺冠也是如出一辙:最好的队战胜了梅西这样最好的队员。

           到此为止,这不过是门外汉循着专家的指点试图理解足球。其实,他谈球是否到点无关紧要。

          关键是他笔锋一转,以这个思路论述美国的生活。他称,我们(即美国人)在生活中总觉得自己是在打棒球,一切都取决于自己的表现。看那三击出局的规矩就知道:生活给你的机会不止一个,关键是你能否把握。把握了就得分,把握不到就什么都没份。

           如果打出个本垒打,那就是赢者通吃。看看美国的现实:没有把握机会的会流落街头。打出本垒打的则是亿万富翁。这就是生活的逻辑。

           但是,DavidBrooks指出,这不过是个幻象。我们在生活中其实是在踢足球。我们的成败,更多地取决于我们处在什么样的结构中:文化、制度、社会关系等等,都在界定着我们的机会和选择。

            一个有出息的穷孩子在生活中,就象在球场上一样,需要队友集体地给他创造一种有多种选择的空间结构。否则他再有能力也难有作为。德国在决赛中一锤定音的不是梅西这种超级巨星,而是22岁的替补。人们形容德国队最常用的词汇,是组织、机器、效率,而非个人天才。

           德国的宿敌丘吉尔曾说,德国把战争组织的很有效,把社会也组织的很有效。德国作为发达国家中的后进,率先发展出一套独特的福利制度。德国人的考试成绩在发达国家中处于中游,但德国人的集体表现,特别是在金融危机后的经济表现,则无疑是一流。

           美国人遇到经济危机,往往不仅失业,甚至连医保、房子都会丢。因为美国人是打棒球的,三击出局,谁让你抓不住机会?

             德国人同样找不到事情作,却带薪休假或培训,整个公司共同减薪。因为德国人踢的是足球,形势不好时全队退守,养精蓄锐,找到时机再快速反击。二战前,我们还可以说“德国人作为个人很优秀,但作为集体则很令人失望”。

         这种现象,自有复杂的历史深层因素,我们无法在此讨论。但是,二战后的近七十年,我们也许可以说,德国人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作为一个集体。

文章来自商业周刊    作者是旅美学者薛涌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