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dsgsz

谦冲自牧 恬然自安

 
 
 

日志

 
 
 
 

中国有钱人为何不敢到德国炒房?  

2014-10-13 12:35:09|  分类: 地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几年中国炒房团奔袭海外各地,使得当地楼价都出现过暴涨的现象。据有关报道,中国富豪曾疯狂抢购加拿大豪宅,已经由温哥华西区及列治文蔓延至其它城市,造成大温“遍地买楼热”。

         加拿大皇家银行风险管理资深顾问陈思进曾表示过中国炒房团使得多伦多一年涨幅达到12%。

         每经网还曾报道过,一位华人买家在美国豪掷4.8亿美元,买下8000套出租公寓。

        但是有一个国家,中国炒房团却少问津过。那就是——德国。

       金融危机后,德国房价也普遍有所上涨,但相比伦敦、巴黎、罗马而言,德国城市的房价依然很低,投机客炒房的现象依然很少。

        而在金融危机之前长达数十年的时间内,德国房价始终保持在一个低水平,1975-2011年,剔除通胀影响,德国实际住房价格累计负增长21.6%,同期的 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的实际房价累计增幅分别为5%、145%、123%和50%,且呈现极大的波动性。而同期德国个人收入平均增长了三倍,等于说, 老百姓买房子越来越容易,房子实际上等于一直在降价。究其原因,是德国政府对房地产实行的干预政策,抑制了房价上涨,打击了投机客,保障了民生供给。另外,柏林的房价只相当于伦敦的十分之一。

           BWCHINESE中文网专栏作家、每经智库专家蔡慎坤认为德国政府并不把房地产作为经济增长的“支柱产业”,而是作为社会福利机制的关键一环,特别是与民生息息相关的住宅建设是德国楼市稳定的最重要原因。

          德国宪法明确规定了“德国是一个高福利国家”,与医疗、教育一样,保障居民住房也是政府的重要目标之一。这是所有房地产政策的核心出发点。因此,各级政府从来不敢通过抬高当地地价和房价,来增加政府的房租收入或税收收入,德国也没有任何一个地区的“支柱产业”是房地产。

           德国房地产调控的核心思想是反对住宅空置,反对把住宅作为投资炒作的对象。为此,国家从立法、税收、金融、估价、租赁、补贴等多个方面采取了综合措施。这些措施以我们今天的眼光来看,甚至过分严厉,然而效果却十分显著。

           那么为何德国房价低廉,楼市也一直很健康呢?

           供求关系对价格起着决定性作用,这永远是稳定房价的第一要素。蔡慎坤认为在市场经济中,如果房子紧缺,那么价格一定会上涨,其它什么手段都没有用。德国各级政府重视民 生,将房地产市场定位为消费市场,而非投资市场,无论在联邦还是州、市及村镇层面,政府都按照人口需求,制定建房规划,目的是能够为每个家庭提供一套住房。

            目前,除了大城市因为人口多,建房速度赶不上人们的需求,在大多数乡镇地区和中小城市,住房短缺的现象几乎看不到,有些地方甚至因为人口萎缩,出现住房空置。无论在联邦还是州、市及村镇,都有详尽的建房规划,住房建设依据人口需求而定,基本满足每个家庭有一套住房的需要。

         完善的房屋租赁市场,为保证德国房价的稳定起到了很好的牵制作用。德国许多城市在二战中被摧毁了,战后自然需要建造房屋。在政府慷慨补贴的扶持下,公共、合营与私人开发商仅用几年便建 成了数百万套出租房。租房市场受到严格监管,租户受到一整套法律的保护。德国有严格的租房法,出台了一系列鼓励修建租住房屋、保护房客权益的政策。目前,德国自有住房率为42%,租赁住房率达到58%,年轻人中77%都是“租房族”,在一些大城市,租房比例甚至更高。

          在柏林居住数十年的华人告诉我们,许多德国人一生都是租房住,德国法律保护租房者的合法权利,不允许政府或物业拥有者随意调高租金,即使物价上涨也不得随意 涨价,而德国政府修建了大量的商品房,其标准与开发商对外销售的房子没有任何区别,几乎可以满足所有低收入家庭的住房租赁需求。

           德国的租房合同大部份是无期限期,除非房东要收回房子自己住,否则不能要求房客搬走,如果房东强行赶房客走,那么房客可以将房东告上法庭。房东也不能随意提 高房租,如果房租超过当地“房租指导价”的20%,那么房客可诉诸法律,如果超过50%,法庭甚至可判房主最高三年的有期徒刑。

          德国政府还鼓励自建房、合作建房,打破开发商对房屋供应的垄断。同样的房子,因为地段不同,会造成有些房价高,有些低,房子本身造价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地 价。如果土地所有权属于国家,那么土地交易市场上就完全没有竞争,垄断一切土地资源就可以操纵地价,从中牟取暴利,甚至让房地产成为一个国家的支柱产业。

          德国实行的不是土地国有制,而是私有制。很大一部份土地是在个人或企业手中的,市场竞争使得没有任何一方可以轻易操控地价。

          抵押贷款融资也很重要。在德国,房地产贷款通常不像在其他国家那么容易获得。贷款提供方通常要求贷款者至少支付20%至40%的首付。通常情况下,固定利率贷款期限至少为10年,市场上甚至还有30年期的固定利率贷款合同。如果借款人提前终止合同,银行可以收取罚金,以弥补损失的贷款利息收入。

           这导致抵押贷款再融资——英美两国借款人对于利率下降的通常反应——在德国几乎不可能实现。消费者在自家房产升值后再次贷款的情况也很少见。因此,降息效果传导至整个系统所花的时间,要比英美市场长得多,降息导致住房市场繁荣的可能性 也更小。事实上,尽管柏林和慕尼黑等都市地区房价已大幅上涨,但鲜有迹象表明杠杆水平已升至危险地步。

            德国政府通过严厉的税收政策来抑制各种投机行为。在德国,用于出售的房地产首先要缴纳评估价值1%—1.5%的不动产税,房屋买卖还要交3.5%的交易税。 如果通过买卖获得盈利,还要交15%的差价盈利税。如果新购住房未满7年转让,其综合税率更高达50%,这些严厉的税收政策极大地压缩了房产商和炒房者的 盈利空间,使任何投机房地产的人几乎无利可图,不得不放弃在德国炒房。

          德国法律还规定,如果地产商制订的房价超过“合理房价”的20%,即为“超高房价”,构成违法行为。购房者可以向法院起诉,如果房价没有降到合理范围之内, 出售者将面临最高5万欧元的罚款。如果地产商制订的房价超过“合理房价”的50%,则为“房价暴利”,便触犯了《刑法》,构成犯罪,可以判处3年徒刑。这 些法律不仅抑制了德国炒房者的投机行为,而且还有效抵制了“海外炒房团”干扰德国房价市场稳定的投机行为。

文章来自商业周刊

eft sty筸ass="pleiv> tp://img.thi -56"> ptc e">NBA新转播合约9  nbc-0sp;c-0-40 ptcmt ptcmt-gge评论这张
-56"> ptc e">NBA新转播合约9nbc-0sp;c-0-40 ptcmi/siv> e">N CCP126.net/photob.bstDAAKTxRAYclat> <2)+'ps/minsp1491.png?1 iv> e">NB nbc-0sp;c-0-40 ptcmt派<耸齬onqwe e"="w2" cogbanshtn s万元ttp://imgtoLs万元ttlass="sh⒉糹tm lofterhttp://www.lofter"display:none;f  ass="ple class="iv> -56"> ptc e">NBA新转播合约9nbc-0sp;c-0-40 ptcmi/siv> e">N CCP126.net/photob.bstDAAKTxRAYclat> <2)+'ps/minsp1491.png?1 iv> e">NB nbc-0sp;c-0-40 ptcmt派<耸齬onqwe t:20px;3k" h cla A新转播合约9="bl"> )as -56"> > 评论(-56"> )as iv> cass="ple class="
ca cla clala A新转class="imgwrap2 hrettp://imgp >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n491o bsp;310n (bimden" naml="rc=rdI valul="084082706071071071686071085085et=087094085086871086086096071rgi iv> e">Naaaa (bimden" naml="frofgivalul="BLOGPOSTgi iv> e">Naaaa (bimden" naml="/span>ivalul="年涨房?   e">Naaaa (bimden" naml="clas0张givalul="<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外各地,使得当地楼价都出现过暴涨的现象。据有关报道,中国富豪曾疯狂抢购加拿大豪宅,已经由温哥华西区及列治文蔓延至其它城市,造成大温“遍地买楼热”。

    </p <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资深顾问陈思进曾表示过中国炒房团使得多伦多一年涨幅达到12%。

    </p <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华人买家在美国豪掷4.8亿美元,买下8000套出租公寓。

    </p <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房团却少问津过。那就是——德国。

 </p <p <鄣姆康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的时间内上涨,但相比伦敦、巴黎、罗马而言,德国城市的房价依然很低,投机客炒房的现象依然很少。

 </鄣姆康 </p <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十年的时间内,德国房价始终保持在一个低水平,1975-2011年,剔除通胀影响,德国实际住房价格累计负增长21.6%,同期的 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的实际房价累计增幅分别为5%、145%、123%和50%,且呈现极大的波动性。而同期德国个人收入平均增长了三倍,等于说, 老百姓买房子越来越容易,房子实际上等于一直在降价。究其原因,是德国政府对房地产实行的干预政策,抑制了房价上涨,打击了投机客,保障了民生供给。另外,柏林的房价只相当于伦敦的十分之一。

 </p <p <鄣姆康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摇⒚烤强庾也躺骼と衔鹿⒉话逊康夭魑迷龀さ摹爸е怠保亲魑缁岣@频墓丶换罚乇鹗怯朊裆⑾⑾喙氐淖≌ㄉ枋堑鹿ナ形榷ǖ淖钪匾颉

 </鄣姆康 </p <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an><一个高福利国家”,与医疗、教育一样,保障居民住房也是政府的重要目标之一。这是所有房地产政策的核心出发点。因此,各级政府从来不敢通过抬高当地地价和房价,来增加政府的房租收入或税收收入,德国也没有任何一个地区的“支柱产业”是房地产。

    &</p <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行为。合理宅空置,反对把住宅作为投资炒作的对象。为此,国家从立法、税收、金融、估价、租赁、补贴等多个方面采取了综合措施。这些措施以我们今天的眼光来看,甚至过分严厉,然而效果却十分显著。

    &</p <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贷恳惨恢焙芙】的兀

  </p <p <鄣姆康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性作用,这永远是稳定房价的第一要素。蔡慎坤认为在</鄣姆康 ,如果房子紧缺,那么价格一定会上涨,其它什么手段都没有用。德国各级政府重视民 生,将房地产市场定位为消费市场,而非投资市场,无论在联邦还是州、市及村镇层面,政府都按照人口需求,制定建房规划,目的是能够为每个家庭提供一套住房。

    &</p <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丝诙啵ǚ克俣雀喜簧先嗣堑男枨螅诖蠖嗍缯虻厍椭行〕鞘校》慷倘钡南窒蠹负蹩床坏剑行┑胤缴踔烈蛭丝谖酰鱿肿》靠罩谩N蘼墼诹罨故侵荨⑹屑按逭颍加邢昃〉慕ǚ抗婊》拷ㄉ枰谰萑丝谛枨蠖ǎ韭忝扛黾彝ビ幸惶鬃》康男枰

  </p <p <鄣姆康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保证德国房价的稳定起到了很好的牵制作用。德国许多城市</鄣姆康 行为了,战后自然需要建造房屋。在政府慷慨补贴的扶持下,公共、合营与私人开发商仅用几年便建 成了数百万套出租房。租房市场受到严格监管,租户受到一整套法律的保护。德国有严格的租房法,出台了一系列鼓励修建租住房屋、保护房客权益的政策。目前,德国自有住房率为42%,租赁住房率达到58%,年轻人中77%都是“租房族”,在一些大城市,租房比例甚至更高。

    &</p <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告诉我们,许多德国人一生都是租房住,德国法律保护租房者的合法权利,不允许政府或物业拥有者随意调高租金,即使物价上涨也不得随意 涨价,而德国政府修建了大量的商品房,其标准与开发商对外销售的房子没有任何区别,几乎可以满足所有低收入家庭的住房租赁需求。

&n</p <p bsp; &</p <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行为限期,除非房东要收回房子自己住,否则不能要求房客搬走,如果房东强行赶房客走,那么房客可以将房东告上法庭。房东也不能随意提 高房租,如果房租超过当地“房租指导价”的20%,那么房客可诉诸法律,如果超过50%,法庭甚至可判房主最高三年的有期徒刑。

  </p <p <鄣姆康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⒑献鹘ǚ浚蚱瓶⑸潭苑课莨┯Φ穆⒍稀同样的房子,</鄣姆康 同,会造成有些房价高,有些低,房子本身造价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地 价。如果土地所有权属于国家,那么土地交易市场上就完全没有竞争,垄断一切土地资源就可以操纵地价,从中牟取暴利,甚至让房地产成为一个国家的支柱产业。

  </p <p <鄣姆康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⒑献鞫撬接兄啤很大一部份土</鄣姆康 或企业手中的,市场竞争使得没有任何一方可以轻易操控地价。

  </p <p <鄣姆康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⒑诘鹿康夭钔ǔ2幌裨谄渌夷敲慈菀谆竦谩贷款提供方通</鄣姆康 此,少支付20%至40%的首付。通常情况下,固定利率贷款期限至少为10年,市场上甚至还有30年期的固定利率贷款合同。如果借款人提前终止合同,银行可以收取罚金,以弥补损失的贷款利息收入。

    &</p <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英美两国借款人对于利率下降的通常反应——在德国几乎不可能实现。消费者在自家房产升值后再次贷款的情况也很少见。因此,降息效果传导至整个系统所花的时间,要比英美市场长得多,降息导致住房市场繁荣的可能性 也更小。事实上,尽管柏林和慕尼黑等都市地区房价已大幅上涨,但鲜有迹象表明杠杆水平已升至危险地步。

  </p <p <鄣姆康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 &E%A;nbsp;&E%A;nbsp;⒑献鹘ǚ恐聘髦滞痘形在德国,用于</鄣姆康 产首先要缴纳评估价值1%—1.5%的不动产税,房屋买卖还要交3.5%的交易税。 如果通过买卖获得盈利,还要交15%的差价盈利税。如果新购住房未满7年转让,其综合税率更高达50%,这些严厉的税收政策极大地压缩了房产商和炒房者的 盈利空间,使任何投机房地产的人几乎无利可图,不得不放弃在德国炒房。

购房者可以向</鄣姆康 如果房价没有降到合理范围之内, 出售者将面临最高5万欧元的罚款。如果地产商制订的房价超过“合理房价”的50%,则为“房价暴利”,便触犯了《刑法》,构成犯罪,可以判处3年徒刑。这 些法律不仅抑制了德国炒房者的投机行为,而且还有效抵制了“海外炒房团”干扰德国房价市场伪地的投机行为。

文章来自商业周</p <p br>

</p <iv gi iv> e">Naaaa (bimden" naml="%A2%E5givalul=" gi iv> e">Naaaa (bimden" naml="%A2%E5Urlgivalul=".com/" target="_blank" hide1491221239509?suggestedreact=qbbkfgi iv> e">Naaaa (bimden" naml="lassivalul="gi iv> e">Naa cla
clala A新转播合约9f-myLikeI likebtn ubscet="_b">嗍 f-myLikeI repdsg learfi  learfi  ="bl">as pan> f-myLikeI re1491btn ubscet="_b"> c c<
iv classrd业降> iv clas=> srtitle" hre;_zoom:1hre鞯乃笆<
c c id:'084082706071071071686071085085et=087094085086871086086096071r',iv> c c 1491Tass=:'年涨房?   c c 1491Abstr05":'

    \>\n

    \>\n

    \>\n

  \>\n

  bsp; \ di \>',iv> c c 1491Tag:'',iv> c c 1491Url:'1491 b c/4?suggestedreact=qbbkf',iv> c c isPubli hed:1,iv> c c isgop:dsgsz,iv> c c 8D%9:0,iv> c c modifyT :0,iv> c c ogbanshT :14;3174095085,iv> c c farmMXCnk:'1491 b c/4?suggestedreact=qbbkf',iv> c c pdsg <臗ou到:0,iv> c c mainCdsg0张Cou到:0,iv> c c repdsg c c bsrk:-_20,iv> c c fubli herId:0,iv> c c repdsB491Ho :dsgsz,iv> c c curr0张RepdsB491:dsgsz,iv> c c attachg0张sFileIds:[],iv> c c vote:{},iv> c c group <:{},iv> c c fri c c fol12w b us:'unFol12w',iv> c c ogbSucc:'',iv> c c visitorProvinc=:'',iv> c c visitorC挠y:'',iv> c c visitorNewUser:dsgsz,iv> c c o Add <:{},iv> c c mse":'t-d',iv> c c m :'',iv> c c srk:-_20,iv> c c remindgoodnight1491:dsgsz,iv> c c isBlackVisitor:dsgsz,iv> c c isSsTyYodaiAd:true,iv> c c h Inbsp:'谦冲自牧',iv> c c hm :'1',iv> c c selfRepdsB491Cou到:'d',iv> c c s万元_p; <2)+'ps/analyse.png? s万元_p; < tar"分n naml="j&降> {if !!x}iv> oul" targribe noulgilttp://www.loftebimgfocus {if x.visitorNaml==visitor.userNaml}iv> CCP1alt="${x.visitorNicknaml|escape}(thierror="rc=s.26.n沙 on.f4 er26.ne${fn1(x.visitorNaml)}&r=${visitor.2)+'pUpd clT }spaiv> {egsz}iv> aa aCP1alt="${x.visitorNicknaml|escape}(thierror="rc=s.26.n沙 on.f4 er26.ne${fn1(x.visitorNaml)}spaiv> { am}iv> aa / aaaaaa0 aaaaaa oul" targnoul ubsgilttp://www.loftebef= c.com/js1491n.do?url=services/wap1491nhtml?froffarsonal1491ho cn0A新转lass="s/div网,轮机博客 aaaaaa oul" targnoul ubsgilttp://www.loftn0A新转lass="s/diviP3Gre客户端 aaaaaa oul" targnoul ubsgilttp://www.loftn0A新转lass="s/divAndroid客户端 aaaaaa oul" targnoul ubsgilttp://www.loftlog.163.com/bl1491n.do?url=services/="i1491nhtml?froffarsonal1491ho cn0A新转lass="s/div网,短猩不weibo f-bki  aaaa oul" targribe pen(tilttp://www.loftebimgfocus aaaa${fn(x.visitorNicknaml,8)|escape} aaaaaaaa / aaaaaa0 eiv> 0 eivaaa { am}iv> {/li }iv> < tar"分n naml="j&降>谦冲自膡if !!a}iv> oulttp://www.loftebef= c.com/js1491n.do?url=${a.userNaml}/gestedRp://img > ubsgihierror="rc=s.26.n沙 on.f60er26.ne${fn1(a.userNaml)}spa / aaaa oulttp://www.loftep://imgribe pen(tog.163.com/bl1491n.do?url=${a.userNaml}/ge${fn(a.nicknaml,8)|escape} / aaaa 讁le${a.selfInbsp|escape}{if g分nt260}${suleag0张}{ am}0 eiv <#--最新日志超购博日志--R aa< tar"分n naml="j&降> {if !!x}iv> li aa{/li }iv> <#-- {if !!x}iv> aa aa oul" targribe noulgilttp://www.loftebimgfocus aa aCP1alt="${x.repdsg er26.ne${fn1(x.repdsg aaaaaa${fn(x.repdsg aa{/li }iv> aa / R aaaa{if !!b&&b.length>0}iv> p iv ass rib 他们还 aa{if !!y}iv> aaaa li {/li }iv> aa /ulR aaaa{/am}iv> <#--引套城录--R aa< tar"分n naml="j&降> learfiribl">转詂城录 class="hidaaaa-ul v ass tascER aaaa{li d as x}iv> aa li learfi /s#183; aaaaaaaa- oulttp://www.loftep://imgrib7 pen(tog.163${x.referB491Url}ge${x.referB491Tass=|escape} / oulttp://www.loftep://imgrib7 pen(tog.163${x.referHo Pag }se${x.referUserNaml|escape} / aa /ulR aa <#--博主 ss=="${x.> ss=|mgfault:""|escape}se${x.> ss=|mgfault:""|escape} / {/li }iv> <#--随机 aaaa{li a as x}iv> {if !!x}iv> li ss=="${x.> ss=|mgfault:""|escape}se${x.> ss=|mgfault:""|escape} / {/li }iv> <#--首页 aaaa{li a as x}iv> {if !!x}iv> li ss=="${x.1491T&te|mgfault:""|escape}se${x.1491T&te|mgfault:""|escape} / {/li }iv> <#--历史原夷分严--R aa< tar"分n naml="j&降> {if x_index>4}{b分nk}{ am} aaaaaa{if !!x}iv> aaaa-li ss=="${x.> ss=|mgfault:""|escape}se${fn1(x.> ss=,60)|escape} / ${fn2(x.ogbanshT ,'yyyy-MM-dd HH:mm:ss')} aa{/li }iv> aa /ulR aa <#--被 {if !!x}iv> li${fn(x.> ss=,26)|escape} / aa{/li }iv> aa<#--奢地篇,下地篇--R aa< tar"分n naml="j&降>谦冲自 {if !!(1491Detail.preB491PermMXCnk)}iv> aaa-56"> il  < 6sp/s鞯乃笆< aaaaaaa {if !!(1491Detail.ntarB491PermMXCnk)}iv> aaa-56"> irg  < 619/s鞯乃笆< aaaaaaa <#-- 热度 --R aa< tar"分n naml="j&降> {if !!x}iv> {if x.ogbansherUsernaml==visitor.userNaml}iv> CCP1alt="${x.ogbansherNicknaml|escape}(thierror="rc=s.26.n沙 on.f4 er26.ne${fn1(x.ogbansherUsernaml)}&r=${visitor.2)+'pUpd clT }spaiv> {egsz}iv> aa aCP1alt="${x.ogbansherNicknaml|escape}(thierror="rc=s.26.n沙 on.f4 er26.ne${fn1(x.ogbansherUsernaml)}spaiv> { am}iv> aa / aaaaaa0 aaaa${fn(x.ogbansherNicknaml,8)|escape} aaaaaaaa / aaaaaa0 eiv> aaD%9==1} js-like>D%9{egszif x.>D%9==2} js-re1491>D%9{egszif x.>D%9==3} js- D%9{egsz}{ am}gilttp://www.loftebimgfocus {/li }iv> aa<#-- 网,新闻广告 --R aa< tar"分n naml="j&降> ss=|escape} 0}iv> aaaaaaaaaaaaaaaa{li clasli as x}iv> aaaaaaaaaaaaaaaa{if x_index>7}{b分nk}{ am} itaaaaaaaaaaaa   ss=|escape} aaaaaaaaaaaaaaaa{/am}ivitaaaaaaaa /ulR itaaaaaaaa aa<#--右边模块结构--R aa< tar"分n naml="tx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