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dsgsz

谦冲自牧 恬然自安

 
 
 

日志

 
 
 
 

美国政体或走向事实上的世袭制  

2015-06-17 13:16:48|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要求参加2016年总统选举的名单越来越长,这些参选者也信心满满,但他们只有“陪太子功书”的命,几乎没有胜算的可能性。

        到最后,将是克林顿——布什家族:希拉里?克林顿和杰布?布什的“巅峰对决”。

        6月15日,杰布宣布将参加总统大选。他高调宣布当选后的施政目标:推动美国经济增长4%,帮助新增1900万个就业岗位,动用否决权来阻止纳税人的钱被用于“无必要的开支”。

         他还猛烈抨击了“奥巴马-克林顿-克里”外交政策,认为当前政策无法遏制危机,无法抵制暴力,无法保护朋友,反而拆散盟友,更让美国面临“军事劣势”风险。

        而在这之前6月13日,希拉里已正式启动选战。她在纽约市发表宣布竞选以来的首次演讲。虽然此次竞选中,许多竞争对手年纪比她小,但如果她当选总统,将是“美国最年轻的女总统”。她还抨击共和党阵营的“新声音”是“老调重弹”。

        就现在而言,如何在利用好布什家族品牌资产的同时,与家族“负资产”保持距离,是杰布面对的难题之一。

        两任布什总统、尤其是小布什任内有关中东事务和伊拉克战争的决策,将成为杰布迈向白宫的“必考题”。而希拉里则面临着曾被卷入克林顿基金会筹款问题的争议。

        由于家族的地位很少达到如今这种根深蒂固的程度,因此,这些问题对于希拉里和杰布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让人们悟出一个道理,在3.19亿人口的美国,总统选举或许归根结底成为当代两大政治家族的家族生意,希拉里和杰布只是象征着不同家族的一分子。

        而且,两个家族有可能薪火相传,产生一任又一任总统,至于什么时候终结,还难以预料。

        如果2016年大选变成希拉里与杰布之争,那一点儿不出人意料。过去9次总统大选中,有7次出现过来自布什家族或克林顿家族的成员。

        下一次大选之后,数字可能变为10次中有8次。这种情况再厉害一点,就是天然的独裁者温床了。而那时属于布什家族和克林顿家族的历史章节还不一定会结束。

          例如,杰布?布什之子乔治?P?布什,正在竞选得克萨斯州土地署署长一职。许多人相信,乔治?P?布什正为日后在美国从政打基础;克林顿的女儿切尔西?克林顿一直拒绝承诺不竞选公职,近年来她在克林顿家族的慈善基金会——克林顿基金会,扮演着越来越醒目的角色。

         这与美国教科书上所说的背道而驰。美国是在摒弃欧洲那种贵族腐败的背景下建国的。

        美国独立运动所针对的革命对象之一就是英国的贵族,他们的权力世袭和政治优越性是美国人所反对的英国弊政之一,所以从独立成功后,美国的政治人物并不热心培养自己后代,最多是让他们自由发展。

        华盛顿、汉考克等人的家族后人,在政坛上并没有什么作为。那些美国政治门阀对于从政还只是纯粹从实用的角度出发,为了个人和家族的权势而从政的。

        然而,从亚当斯开始,就上升到连纯理论的高度,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门阀子弟是天生从政的料,用今天的科学术语就是他们家族遗传有政治基因。

          亚当斯夫妇相信亚当斯家族会一代一代成为等级分明的美国的领袖,并把他们的儿子也培养成总统,从他们开始了美国政坛的裙带传统。

          二百多年来,从亚当斯到罗斯福,再到今天的克林顿和布什,裙带关系已带来“王朝政治”的形成。面对这一现象,美国人可谓又爱又恨。

        美国选举制度的设计,就是用代言人的不世袭去掩盖政治家族的世袭,结果玩到现在,连代言人都快玩成世袭了。

         或许科学数据能帮助我们了解这个答案——实际上,数据显示,美国的裙带问题已经混乱失控。

          今年4月,两位普林斯顿与西北大学学者的研究指出,美国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经济菁英及特殊利益集团对华盛顿有巨大的影响力,而一般美国人对政策的影响力微乎其微,接近于零。

           这表明,美国政体将走向事实上的世袭制,长远、深入地影响是:民主基本价值的丧失。因为美国政坛的继承者如今的地位比旧世界几乎任何地方都更加稳固。

         尽管有“王朝政治”候选人的历史,但如果布什、克林顿一次又一次出现,美国人也会厌烦……倘若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极端状况,美国政体只能起激励、而非制衡的作用,美国民主将面临一场灾难。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